微博@洞察之父AM
 

Stop And Stare(2)

1.依旧是来自阿语的点梗,然而拖了那么久我发现我真的懒极了【求不打
2.CP:Aiden/Delsin,但我写着写着好像就掺进了兄弟亲情向(。)
3.ooc慎。
4.BGM:《Stop And Stare》——OneRepublic



月光照耀了小镇,点亮酒馆招牌的霓虹灯,这就像是一种暗示,人们不约而同的被它吸引,聚集于此。即使酒馆里已经没有多少空位了,吧台后面依旧只见一个酒保在忙碌。
“回来了。”艾登对刚推开门的戴厄辛说 ,嘴里嚼着薯片。
“我这一天只走了附近一带,这里比想象中的大。有些地方很不错,有……亚克米斯味。”戴厄辛斜斜倚靠着柜台,摘下了自己的帽子。“噢,我没和你说过,我是个亚克米斯人,严格上来说不是西雅图城里的小子。”
“所以你待在这的时候有得事可做了,亚克米斯人。”这个称呼就像在叫一个土著。艾登附和道,抬眼看了看他,他的客人嘴角愉悦的上扬。
“但是现在我要让我假期的第一晚过得有意义。就叫,PS4之夜吧,噢不,游戏之夜。”他拿过白天放在这里的行李,上楼前顺手抓了一把薯片,艾登只是挑挑眉毛默许了。然后他大衣口袋里的手机就开始嗡嗡作响。
“目标到了,我已经开始了我的任务。”不等那人发话,艾登就先说出了对方想要的。“我要听到妮琪的声音,现在。”
“不,艾登,不行。”对方停顿了一下,“你的妹妹在等待她亲爱的哥哥来赎走她,你只需要知道,她现在很安全,只要你能一直控制着那小子的话。”
“我会按你说的去做,戴米安,但你已经不值得我再相信了,你一次又一次的威胁了妮琪,也威胁了我,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艾登走到店门外,靠在冰冷的墙上。“不,我会让它成为最后一次。”
“怎么,你想杀掉我?”手机里传来一声冷笑,“你有那个能耐,不如在最开始就保护好你的家人,别让他们成为你的软肋。”他的话语间带上了一点嘲讽的味道,艾登皱起眉头,一言不发。“这一次我受雇于他人,所有的事情,无非只是我奉命行事的结果。少了我一个,还有不知多少人想要对付你。艾登,你还不明白吗?私法制裁者,已经身陷泥潭无法脱身了,你永远也不可能过上普通人的生活。”
艾登紧握着手机,指节发白,他想反驳戴米安,直至他终于组织好措辞的时候,那头只剩下了忙音。他不愿意承认,戴米安说的是对的,艾登本不想蹚这趟浑水,但那些人总是先他一步。
“嘿,艾登?”他顺着声音来源看过去,戴厄辛不知道什么时候下了楼,从店门里探出半个身子,“现在是宵夜时间,我该吃点东西,上午的那些零食早就吃光了。”
“这种东西对身体不好,你应该去快餐店看看——隔壁的酒吧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他不动声色的回应,走过去拍拍戴厄辛肩膀,那家伙转过身来靠在门边:“我老哥经常装模作样的警告我。不过这种时候我只要说饿了,他就会亲自下厨,才离家几天,我就开始思念瑞吉做的饭菜了。”
“楼上有厨房,你想试试吗?”
戴厄辛耸耸肩,“要我自己来?那还是算了,我吃点零食就好。”他非常钟爱这些食品,如果有时瑞吉心情好,就会顺便带一些回来,而瑞吉不在身边的时候,他多少能吃出一点“哥哥的味道”。“噢对了,艾登,待会你有时间吗?”戴厄辛嘴里嚼着心爱的蛋卷,含糊不清地说道。
“关店后我……暂时没事,怎么?”
“那太好了,陪我打游戏吧。”
“你一个人玩不就够了吗?”
“我……我想你不会介意来丰富一下我的假期,游戏之夜,多一个人会更有趣,你觉得呢?”他顿了顿,“而且,我带了不少碟子。”
这倒是勾起艾登的兴趣了,不得不说的是,黑客曾经也是个游戏高手。“我很久没有碰手柄了。”艾登的心情比刚才好了不少,他示意戴厄辛让开,走过去将门拉上锁好。“如果你不介意我的技术,那我就来试试吧?”
他们兴冲冲的推开了戴厄辛的房门,或许艾登的兴冲冲不是那么明显,当他在床头坐下微微摇晃着双腿时,这点小情绪就被戴厄辛捕捉到了。“你看上去就像一个高中生见到了小学时候喜欢的女孩子一样。”他从自己的背包里掏出了十几个蓝边框的小塑料盒,“来吧,我有选择困难症。”
其实和你形容得差不多。“你确定你是出来旅行的,而不是只为了换个地方打游戏?”这些东西看上去就像是戴厄辛的全部家当,艾登的目光扫过这一堆游戏碟,最后拿起了一盘GTA5。
“说的没错,我是应该考虑一下这个问题……但是,'带着游戏去旅行',听起来就很棒。”他接过碟子,塞进PS4里,“别废话啦我们开始吧,我都有点迫不及待了。”艾登握着手柄,手指在摇杆上擦来擦去,他把这当做任务中的一次放松,或许会不止一次,谁知道呢,在洛圣都飙车的时候他可不会考虑这些。

一杯咖啡在电脑旁散发着热气,砂糖在他的苦涩里掺进了香甜。那个泡了这杯咖啡的人,此刻正用长勺缓缓搅拌着,泡沫均匀后,他端起杯子抿了一口,“大概就他喜欢这种甜滋滋的口感了吧……”他从椅子上起身,揉揉自己干涩的眼睛,望向窗外。
今夜的霓虹灯好像格外闪耀,这一条沿海的街,水波也映出缤纷的色彩。远处太空针塔顶端闪着一点红光,男人手撑在窗边,聚精会神的盯着塔尖,他缓缓的眨了次眼,嘴动了动像是想说些什么,但又什么都没说出来。他显得有些困倦了,冷风拂过脸颊带来的凉意也不足以让他精神一点,直到桌上的手机响起短促的铃声。
“今天我到了一个镇子,这里风景很漂亮,人们也很热情,我大概会呆在这,呃,我也没有确切的时间。我想,如果是你和我一起出来旅行该多好,来认识认识旅店的老板艾登,他也会打游戏,最重要的是,他可以陪我一起玩!而且这家伙也经营着一家便利店,居然有卖培珀莉,你真应该尝尝的,噢对,我们家楼下超市也有。想我了吗?你可以买一罐,当我们吃着同一种食物,不管隔了多远我都能感觉到你,很神奇吧。”
“好啦,艾登现在正沉浸在紧张刺激的追逐里,我要去看看他的车技怎么样。提早跟你道晚安,亲爱的瑞吉。”
他摸摸下巴轻笑一声,然后回了一条信息:“早点睡,戴厄辛,晚安。”
瑞吉又盯着手机屏幕十几秒,突然想到了什么,抓起钥匙就出了门。楼下有一家24小时便利店,他掏出兜里的钱,就像戴厄辛说的那样,买了一罐培珀莉。

查看全文

【AD】Stop And Stare(1)

1. @阿語 的点梗,然而我脑洞一大就开长了,大概几发完结。

2.我的文风好像有了点变化,慎。

3.cp:Aiden/Delsin

4.BGM《Stop And Stare》——OneRepublic





      阳光从门外打进店里,透过货架和铁栏在木地板上留下残破的影子,它们劣迹驳驳,已经变色的表面布满划痕,有一些边角层翘了起来,踩上去就能听见木板互相刮擦发出的响动。阳光也笼罩了没有人影的街道,在玻璃上熠熠生辉,人行道上,坑坑洼洼的凹陷已经开始积水了,浮着几片枯黄的落叶。

      季节慢慢入冬,小镇里的大多数居民此时还在懒洋洋地吃着早餐,因着天气的转变不愿出门,做什么事都是慢吞吞的。寒流放缓了所有人的生活节奏,而隔壁的小酒馆,仍旧每天被常客光顾着,从中午至夜晚没有停止吵闹,所有嗜酒如命的家伙,都会义无反顾的把钱放进老板的口袋,换来一杯杯让他们热血沸腾头脑发昏的东西。

      艾登站在店门口朝那边望了望,几个人围坐在酒馆的角落,在加油站工作的年轻人,因为小镇的车流量少得可怜,他得以在上班时间遛出来,和他火辣的女朋友一起来喝点小酒;举着杯子谈笑风生的,是镇上一家旅社的老板肯尼,还有一家是艾登的,在他便利店的上头,所以那家伙对艾登不怎么友好,他真想让这个外来者赶紧走人,本就冷清的生意被抢了大半。

      艾登注意到,墙边倚着一个年轻人,是个生面孔,在他们因为谁的话而哄堂大笑的时候,他就会插上那么一两句,通常让几个人笑得更夸张了,前俯后仰。他抓抓自己脑袋上的红色针织帽,脸上出现一个大大的笑容,然后他就发觉有一道目光在盯着自己,在酒馆外。年轻人看看那个站着不动的男人,也给了他一个笑容。

      他显得有点不自在,避开陌生人投过来的视线,把面罩拉出来挡住了脸,又拉低了帽檐。他打开了店门,在柜台后舒适的小沙发上坐下,紧接着,天花板上的吊灯亮起了光,从墙壁的隐蔽角落散发出阵阵热气,柜台对面的小电视开始播放晨间新闻,在冬天,谁都愿意呆在这样的屋子里。

      “嗯,他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旅店老板,总是抢我的生意。”隔壁酒馆里的肯尼托着泛红的脸,摇头晃脑地说,“都有一家便利店了,还非要再赚一笔……他这个外来的强盗!要在小镇里捞多少金才肯回去呢……”

      “他就住在这了也说不定,等到什么时候你的旅店倒闭了,不如你去投靠他?”女孩用嘴在自己男朋友脸上蹭了蹭,嬉笑道。

      “我再怎么样也不会落魄到要给他干活!再说了,我还可以去找找别的地方,或者弄点新的生意,我那块地如果卖了还能赚到不少钱!”

      “卖给隔壁那家伙?”靠着墙的年轻人忍不住插嘴道。

      “唉,你们一个个都这样。”肯尼有点沮丧的将杯中还剩的酒一饮而尽,“我不干啦!我回去搞个农场自给自足吧!”他撑着桌子站起身来,“不过首先,我要先去让酒保再给我来一杯。”

      年轻人从酒馆里走出来,他看看头顶上用大大的字母拼成的招牌,四周挂着霓虹灯。低矮的房屋大多数有着灰色的外墙,有些院子里的灌木还是郁郁的绿色,有些抵不过寒气已开始发黄了。这幅景象提醒了年轻人,他抖抖身子,弯腰打了一个喷嚏,随后自言自语地说:“这外面果然比不上屋子里。”年轻人的鼻尖有点泛红了,他转过身来,大步流星地跨过水洼,迈着步子钻进了艾登的店里。

      屋子里很安静,他只能听见电视里传出的播报新闻的女声,和自己呼哧呼哧的喘气。“其他顾客有说过,你的店里是最暖和的吗。”年轻人摘下了头上的红色针织帽,使劲搓着手。

      “当然了,你可不是第一个。”艾登抬起头来,看看面前这个像是冻得不行的家伙,“需要些什么?”

      “呃,我自己选吧,不用劳烦你。”

      最后,年轻人怀里抱着一堆他中意的零食,朝艾登走过来。“还要,这个。”他瞥了一眼柜台一侧的安全套,顺手拿了一包。

      艾登面不改色,清点起了这些商品。“你是从哪来的?我没在这镇上见过你。”他边整理边说,“如果你要在这里住下,我或许可以给你一些帮助。”

      “说对了,我正想住店呢!但我不考虑肯尼的。噢,还有,我来自西雅图。”

      他办好手续后便离开了,说是要在小镇里转转,晚饭过后再回来。他的背影有点发抖,艾登将视线转移到那个名字上——戴厄辛•罗尔,听上去很适合他。手机屏幕还亮着光,在监视器影像里走得匆忙的戴厄辛和自己一样,被打上了马赛克,而所有有关他的信息,都充斥着乱码的符号。

      艾登的笑容带着点苦涩,他脑袋里那个黑暗的日子,终究还是到来了。


查看全文

【AD】Out Of The Ordinary(1) AD四人组

1.联文性质,第二章将由@阿語 大大放出。
2.全文戳tag:Out Of The Ordinary(这点非常重要)。 3.电影《分歧者》AU,文笔渣,ooc必须。
3.占tag抱歉。



“测试的结果只是一个参考,我希望你能遵从自己的内心,当然,我相信测试结果会和你的内心相同的。你要记住,派别制度维持了这个城市的秩序,让我们得以安定的生活至今,用各自的方式为社会作出贡献。”
“理性掌控你的行为,你需要让它盖过你的情绪,盖过你的本能,我们博学派一直致力于此,克服人性的弱点。”威廉坐在他放满了资料和仪器的桌子前,同他平时一样,以一种仿佛可以洞察一切的目光看着戴斯蒙,在他看来,那更像是审视,审视一个装着威廉期望的容器。
“告诉我,你会选择什么派系,你又属于什么派系。”
“博学派,当然了。”戴斯蒙不假思索地回答,因为他明白,没有什么其他的说辞能让威廉满意了,如果父亲知道了他将要做什么,他就不可能像个普通的16岁青少年那样去参加测试。
“去吧,我期待你怀揣着希望归来。”威廉轻咳一声,声音有些沙哑,或许是近来出席各种会议时做了太多的演讲,而他也不懂得在这样寒风瑟瑟的季节里保护嗓子。戴斯蒙在这方面管不了什么,只是有时候,他看着已经不再年轻的父亲站在讲台前,还在将自己的智慧与心血献给世人,戴斯蒙心里并不好受,威廉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博学派,让戴斯蒙继承他的事业也是如此。
但他不适合这里,他不适合这样的生活。戴斯蒙走出办公室的时候,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测试地点前,五种不同颜色的人群按类排成长队。有一些人注意到了这样一个形单影只的博学派,在其他派系成员的印象里,身着蓝色西装的聪明人们不会浪费每一刻,走路的时候他们也会和同伴一起谈论属于聪明人的话题,戴斯蒙是个例外,并不多见的例外。
他避开了大叫着奔跑的无畏派,在蓝色人群组成的队伍后站定。戴斯蒙想,他比谁都还要急不可待,此时此刻就想开始测试,这几乎是每个人都有的情况,不安,焦急,兴奋,但比起那些和他同样年龄的家伙们来说,他有一点点不同。
“我知道这几天对你们来说意义重大,选择派系,就相当于选择你的人生。”一位博学派的实验员照例给他们讲解测试与选派,那家伙很眼熟,身在同一个派系戴斯蒙却从未见过真人,只在电视上看到过几次。他隐约记得这位实验员的名字,只是隐约。“就算结果和你的希望不一样也没关系,尽管通过测试来决定才是最明智的,但选派大会上人人平等,你们有权力自由选择派系。”他在平台上来回走动,让人感觉有那么一点漫不经心,“不要强迫自己过不喜欢的生活,因为一旦选择了,它就像一个烙印永远无法抹去。”
“还有一种情况,”实验员拔高了声音,讲解本该在这里结束,但他没有,“你们要能够应对一些状况,我可以保证,在今天来测试的人里,绝对会存在分歧者,可能不止一个。”原本安静的场所变得有些嘈杂了,不少人开始低声地议论起来,他的话就像是一下子扬起了他们心中的不安。
戴斯蒙什么也没说,他只是听着实验员额外讲解的内容。“我想你们知道这个社会是怎么应对分歧者的,所以,你们一定要做好心理准备,要么机缘巧合可以瞒过去,要么无力回天的等死。”他停顿了一下,目光扫过全场。“无论怎样你们都要自己面对了。那么,测试开始之前,祝你们能获得满意的结果。”
他看到离门口不远的地方站着一个人,与实验员差不多高,身上套着一件不属于任何派系的风衣。戴斯蒙离他不算近,但出色的视力捕捉到了他表情的变化,当实验员提到分歧者时,之前一直盯着手机的他抬起头来,眉头紧皱,看上去因为这些话而有点生气。
戴斯蒙是最后一个走出去的,他因听到的话而在门背后停下脚步,或许是他同样出色的听力无意间捕捉到被压得很低的声音,或许是他刻意的想去了解他们的谈话内容,他就那么做了,但不管怎么样,那些信息现在都记录在了他的大脑里。
“我告诉过你要万分小心,你是不是想让这些伪装暴露,然后过上颠沛流离的逃犯生活,还要拉着我一起?”
“艾登,我只想警告一下这些人里面我的同类。”是实验员的声音,听上去不太稳定,“我不希望他们还在幻想着美好未来的时候就被现实给枪毙,我是说,他们必须做好准备,而我只是来打一剂预防针的。”
“他们不需要你的预防针,你只要能保护好你自己就可以了。”名叫艾登的男人声音同样不稳定,“从来没有哪个实验员会在这种时候提到分歧者,你测试的时候你遇见过吗?”几秒钟过去了,他没有得到回应,“这样做只会让别人起疑心,艾历克斯,我跟你说过的,低调行事。”
戴斯蒙没有听到最后,他不能在那里停留太久,测试更重要。别去管这些事,和你没关系,戴斯蒙……专注眼前吧。他深吸一口气,加快了脚步,混进前往测试房间的人群里,在被单独分隔开以后,他们每个人都得面对最真实的自己了。
站在椅子旁的金发男人看上去平易近人,他嘴角带着和善的笑,正在摆弄架子上的注射器和药剂。“我是列奥纳多,你的派别测试负责人。”他看了看戴斯蒙,依旧保持着笑容。“我知道您,达芬奇先生,无私派首领。”戴斯蒙走过来坐下,自觉地拿起架子上的药剂一饮而尽,调整了一下坐姿想让自己更舒适。
“叫我列奥纳多就好。现在,放轻松,别紧张。”戴斯蒙感觉头脑有些发昏,当他猛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身处在悬崖边缘时,他意识到,测试开始了。

查看全文
 
© Alex Mil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