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洞察之父AM
 

【AD】Out Of The Ordinary(1) AD四人组

1.联文性质,第二章将由@阿語 大大放出。
2.全文戳tag:Out Of The Ordinary(这点非常重要)。 3.电影《分歧者》AU,文笔渣,ooc必须。
3.占tag抱歉。



“测试的结果只是一个参考,我希望你能遵从自己的内心,当然,我相信测试结果会和你的内心相同的。你要记住,派别制度维持了这个城市的秩序,让我们得以安定的生活至今,用各自的方式为社会作出贡献。”
“理性掌控你的行为,你需要让它盖过你的情绪,盖过你的本能,我们博学派一直致力于此,克服人性的弱点。”威廉坐在他放满了资料和仪器的桌子前,同他平时一样,以一种仿佛可以洞察一切的目光看着戴斯蒙,在他看来,那更像是审视,审视一个装着威廉期望的容器。
“告诉我,你会选择什么派系,你又属于什么派系。”
“博学派,当然了。”戴斯蒙不假思索地回答,因为他明白,没有什么其他的说辞能让威廉满意了,如果父亲知道了他将要做什么,他就不可能像个普通的16岁青少年那样去参加测试。
“去吧,我期待你怀揣着希望归来。”威廉轻咳一声,声音有些沙哑,或许是近来出席各种会议时做了太多的演讲,而他也不懂得在这样寒风瑟瑟的季节里保护嗓子。戴斯蒙在这方面管不了什么,只是有时候,他看着已经不再年轻的父亲站在讲台前,还在将自己的智慧与心血献给世人,戴斯蒙心里并不好受,威廉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博学派,让戴斯蒙继承他的事业也是如此。
但他不适合这里,他不适合这样的生活。戴斯蒙走出办公室的时候,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测试地点前,五种不同颜色的人群按类排成长队。有一些人注意到了这样一个形单影只的博学派,在其他派系成员的印象里,身着蓝色西装的聪明人们不会浪费每一刻,走路的时候他们也会和同伴一起谈论属于聪明人的话题,戴斯蒙是个例外,并不多见的例外。
他避开了大叫着奔跑的无畏派,在蓝色人群组成的队伍后站定。戴斯蒙想,他比谁都还要急不可待,此时此刻就想开始测试,这几乎是每个人都有的情况,不安,焦急,兴奋,但比起那些和他同样年龄的家伙们来说,他有一点点不同。
“我知道这几天对你们来说意义重大,选择派系,就相当于选择你的人生。”一位博学派的实验员照例给他们讲解测试与选派,那家伙很眼熟,身在同一个派系戴斯蒙却从未见过真人,只在电视上看到过几次。他隐约记得这位实验员的名字,只是隐约。“就算结果和你的希望不一样也没关系,尽管通过测试来决定才是最明智的,但选派大会上人人平等,你们有权力自由选择派系。”他在平台上来回走动,让人感觉有那么一点漫不经心,“不要强迫自己过不喜欢的生活,因为一旦选择了,它就像一个烙印永远无法抹去。”
“还有一种情况,”实验员拔高了声音,讲解本该在这里结束,但他没有,“你们要能够应对一些状况,我可以保证,在今天来测试的人里,绝对会存在分歧者,可能不止一个。”原本安静的场所变得有些嘈杂了,不少人开始低声地议论起来,他的话就像是一下子扬起了他们心中的不安。
戴斯蒙什么也没说,他只是听着实验员额外讲解的内容。“我想你们知道这个社会是怎么应对分歧者的,所以,你们一定要做好心理准备,要么机缘巧合可以瞒过去,要么无力回天的等死。”他停顿了一下,目光扫过全场。“无论怎样你们都要自己面对了。那么,测试开始之前,祝你们能获得满意的结果。”
他看到离门口不远的地方站着一个人,与实验员差不多高,身上套着一件不属于任何派系的风衣。戴斯蒙离他不算近,但出色的视力捕捉到了他表情的变化,当实验员提到分歧者时,之前一直盯着手机的他抬起头来,眉头紧皱,看上去因为这些话而有点生气。
戴斯蒙是最后一个走出去的,他因听到的话而在门背后停下脚步,或许是他同样出色的听力无意间捕捉到被压得很低的声音,或许是他刻意的想去了解他们的谈话内容,他就那么做了,但不管怎么样,那些信息现在都记录在了他的大脑里。
“我告诉过你要万分小心,你是不是想让这些伪装暴露,然后过上颠沛流离的逃犯生活,还要拉着我一起?”
“艾登,我只想警告一下这些人里面我的同类。”是实验员的声音,听上去不太稳定,“我不希望他们还在幻想着美好未来的时候就被现实给枪毙,我是说,他们必须做好准备,而我只是来打一剂预防针的。”
“他们不需要你的预防针,你只要能保护好你自己就可以了。”名叫艾登的男人声音同样不稳定,“从来没有哪个实验员会在这种时候提到分歧者,你测试的时候你遇见过吗?”几秒钟过去了,他没有得到回应,“这样做只会让别人起疑心,艾历克斯,我跟你说过的,低调行事。”
戴斯蒙没有听到最后,他不能在那里停留太久,测试更重要。别去管这些事,和你没关系,戴斯蒙……专注眼前吧。他深吸一口气,加快了脚步,混进前往测试房间的人群里,在被单独分隔开以后,他们每个人都得面对最真实的自己了。
站在椅子旁的金发男人看上去平易近人,他嘴角带着和善的笑,正在摆弄架子上的注射器和药剂。“我是列奥纳多,你的派别测试负责人。”他看了看戴斯蒙,依旧保持着笑容。“我知道您,达芬奇先生,无私派首领。”戴斯蒙走过来坐下,自觉地拿起架子上的药剂一饮而尽,调整了一下坐姿想让自己更舒适。
“叫我列奥纳多就好。现在,放轻松,别紧张。”戴斯蒙感觉头脑有些发昏,当他猛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身处在悬崖边缘时,他意识到,测试开始了。

评论(2)
热度(26)
© Alex Mil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