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洞察之父AM
 

【EA】Take Me To Church(短文) Ezio/Altair

#首页的大大们都在报社,天天吃的EA都是虐的,受不了了我也要来捅刀子#
#本文脑洞源自Jasmine Thompson的《Take Me To Church》,个人比较喜欢她翻唱的这个版本,配合音乐阅读捅刀效果更佳#
#我经常收快递而且这月的水表还没有人来查过#
#文笔渣,ooc注意#
#歌词后高虐注意#




“艾吉奥,我回来了。”
他轻推开厚重的白色木门,微风拂起窗帘的一角,阳光穿过它半透明的质地,洒在柔软的地毯上,把手放在上面,仿佛能感觉到被减弱了许多的灼热。他看见那人正捧着一本圣经,黑色绒毛外壳上是金色的花体英文,有时,他会翻开下一页。就像过了一个世纪,只能听见窗外随风摇曳沙沙作响的树叶,纸张被捏起按平的声音,还有他的一声轻笑。
“阿泰尔,你回来了。”病床上的人微微直起身子,笑意在他的眼睛里化开,就像平静的湖水被鸟雀一掠而过泛起波纹。日光映衬他的侧脸,另一边留下浅浅的阴影,他嘴角的弧度很自然,在阿泰尔面前,他不会有任何拘束。艾吉奥总是用上所谓意大利人的浪漫,他可以在清晨醒来时给怀里还在熟睡的人一个早安吻,可以在领略酒精的威力后俯身于面色潮红的阿泰尔耳边轻轻吹气,可以搂着他在山顶看星星时亲吻他的额头——那些都只是回忆了
不知从何时开始,艾吉奥做不到了,他不再有精力像只雄鹰一样翱翔于天空,也不能再无所畏惧的纵身一跃,他什么也做不了了。他被“囚禁”在这洁白、狭窄的房间里,享受着技术顶尖却又没有任何作用的医治,唯一的慰籍,是那个无论何时都在他身边的白衣男子。
“给我削个苹果吧。”艾吉奥的手微微颤抖着,从身旁的篮子中拿出一个还沾着水珠的红果子,递给坐在病床前的阿泰尔。他看着他低垂下的眼帘,眼睛里带着点雾气,阿泰尔也抬头看看他,“如果有一天,我突然离开了,你会怎么办?”艾吉奥声音很轻,就像没有了底气。
“那不会发生的,艾吉奥,那不会发生的。”阿泰尔把削好的苹果放在他手里,坐上病床开始梳理那人不再用红绳束起的黑发,它们有些乱了。“找回你的幽默感,等你出院,我们就去别的地方生活,离开这个城市。”
他眼中的雾气化作泪水,悄无声息的滴落,最后,他还是安慰似的扯出一个笑容。
“但愿如此。”


“艾吉奥,我回来了。”
回答他的只有自己急促的心跳,和无声的手术室门前刺眼的红色光线,它告诉阿泰尔,他所爱之人正走向死亡的边境,而他除了不停祈祷,别无他法。
一小时前,艾吉奥还在读他的那本圣经,阿泰尔坐在一边静静的听着,享受这不知能否长远的时光。良久,那人将书阖上,轻轻伸了个懒腰,“帮我再买一本书吧。”艾吉奥往后靠去,上半身陷在宽大柔软的枕头里,显得散漫又慵懒。“不然我想我会在这里枯竭而死的。”
“你想要什么?”阿泰尔从椅子上起身,拿开那本挡着他的圣经,一只手抚上艾吉奥的面颊,轻触那人嘴角边的疤痕,它和阿泰尔的很像。艾吉奥握住了他的手,很温暖,就像可以消融所有的寒冷。“《基督山伯爵》。”他轻轻地回答。
阿泰尔笑了笑,一个念头钻进了他的脑子里。他从来没有这样过,或是说,从来没有主动过,他的另一只手放在了艾吉奥的后脑勺上,紧接着,他吻了上去,咬住艾吉奥的嘴唇。仿佛下一刻他就会消失一样,阿泰尔加重了手上的力道,他就像一只压抑许久的饥渴的野兽,仔仔细细的,把艾吉奥的唇的每一处毫无遗漏的舔食干净。
那个时候,他的心脏就像是停止了跳动,疼到什么感觉也没有了。艾吉奥想紧紧地抓住阿泰尔,不让他离开,但他知道的,他必须放手,再多一秒都不行。在阿泰尔关上门的那一刻,泪水突然就涌了上来,夺眶而出,他脆弱得像是一个几岁的小男孩,一点点委屈就能让他嚎啕大哭。
他等待着阿泰尔远去,然后紧紧地揪住胸口,按下了床头的开关。
直到阿泰尔匆匆赶回医院,病房里空无一人。他从护士那里得知,艾吉奥的病突然发作了,他正在做手术,一个成功几率微乎其微的手术。那之后,阿泰尔一直等候在手术室外,一点点响动,都让他以为艾吉奥从门里出来了,他又是那个风流倜傥的艾吉奥了,他们可以离开这座城市,去其他地方生活了。
“但愿如此。”


“艾吉奥,我回来了。”
八小时的煎熬后,阿泰尔等来了医生口中他爱人的死讯。覆盖在白布下的尸体就那样经过他身边,他发了疯似的冲了过去,推开所有的医护人员,他看到艾吉奥的嘴角似乎还带着若有若无的笑容,那种感觉,就像是一把铁锤在敲击着心脏。
阿泰尔想,他是真的要疯掉了。
艾吉奥的容貌定格在黑白遗照上,这一次,他是确确实实在笑,他静静的看着阿泰尔,看着周围的一切。他的目光,像是要传达什么,却又不被人所理解,那是只有阿泰尔才能读懂的东西,因为艾吉奥总能看透他金色眸子里所有的事物。
他蹲下身来,把一束白玫瑰放在墓碑前。“嘿,阿泰尔。”他看到微风扬起艾吉奥的衣襟,扬起他的黑发,红绳在风中跳跃,艾吉奥又扎起了辫子,他已经恢复了健康,就是此时此地,他如此真实的站在阿泰尔面前。
“我知道,你会回来的。”艾吉奥开始移动脚步,慢慢的,一点点走到阿泰尔面前。“我一直在等你,就算你已经忘记我了,我还会继续等下去,天主保佑,你还能找到我。”他俯下身想拾起那束玫瑰,手却穿透过去,什么也没有触碰到。
艾吉奥轻笑了一下,嘲弄自己的愚蠢。“我都忘记我已经不是人了,也对,我还存在的意义便是你。啊,你今天带来了那本书吗?”他看向玫瑰旁边,那是一本《基督山伯爵》。“我还想再读一次书给你听,但现在我做不到了,阿泰尔。”艾吉奥的身影越来越透明,他想,他马上就要彻底消失了。
阿泰尔感到身体失去了重心,他跪了下来,跪在墓碑前。“艾吉奥,”他的脸颊划过一行泪水,“带我走。”那样我就能永远和你在一起了。
晨光中他握紧了那人的手,阿泰尔能感受到,他手心里传来的真实的温度,比阳光还要热烈。阿泰尔张张嘴,还想说什么却又哑口无言,最后,他开始唱歌,一首他不知从哪里听来的调子——

[我的爱人虽然十分幽默,但他却在他的葬礼上轻笑]

[知道世人容不下我们,我应该早点开始朝拜他]

[若天堂果真传达过圣言,那他定是最后无真言的传话者]

[每周日都更阴暗一分,每周多一味新鲜的毒药]

[我们天生“变态”,你听说过吧]

[我自己的教义里没有绝对真理]

[他告诉我可以在卧室祈祷]

[或许我唯一可能升到的天堂,便是在你身边]

[我生来“变态”,但我至死不悔]

[用教令来痊愈我吧]

[阿门,阿门,阿门]

[带我去你的教堂]

[我会像只忠犬,对你的谎言顶礼膜拜]

[供述我所有的罪孽,你大可磨刀霍霍]

[赐予我不灭的死亡吧]

[主啊,请接受我卑微的生命]

————

后来,有人在艾吉奥的墓碑前发现了阿泰尔的尸体,他的怀里紧紧抱着一本《基督山伯爵》,脸上还带着笑容。

评论(25)
热度(47)
© Alex Mil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