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洞察之父AM
 

【AD】曾经(短文) Alex/Desmond

#我实在想不出标题该取什么了原谅我这个非主流的名字orz#
#文笔渣,ooc(感觉写着写着都不像了),有雷请避#
#如果你被虐到了,我不谈人生不收刀片,如果你没被虐到,我诚实地承认是我渣渣的文笔毁了这个好脑洞orz#




曼哈顿的夜是浮华却又安静的。
依旧有沉迷在酒精与金钱里的年轻人,彻夜纵酒狂欢,这是他们口中的夜生活。就像每一处都充斥着炫目的霓虹灯光线,就像每一处都可以看见摇摆着身体的人群,没有什么地方有他的容身之地,一个偌大的城市,此刻形同摆设。
戴斯蒙只有找到那座高楼,使自己位于顶峰,造物主般俯瞰底下与街灯混合的车流,流动的星火。这里是他曾经的归属,而他却再也找不回之前的那种感觉。
漆黑的夜幕里并没有什么星星,它们都被这座城市的光芒所掩盖了。不用等得太久,黎明会将黑暗取代,如果是一个好天气的话,明朗的天空会是蓝色的,泛着几丝白云。它像是人的眼睛,在戴斯蒙看来,如同那家伙的蓝色瞳孔,但那是种天空无法比拟的,美妙的颜色。
艾历克斯总是把兜帽罩在脑袋上,脸埋进深深的阴影里,露出下巴和紧抿的唇线,脸紧绷着,少言寡语。但他在戴斯蒙面前却是另一番样子,他喜欢开玩笑,喜欢用手抚摸戴斯蒙的棕色短发,喜欢轻咬刺客嘴角的伤疤,那时候他蓝色的眼睛里像是有水波荡漾,苍白没有血色的脸沾染上了人类的气息。
他还记得在不远的以前,就在这栋高楼,那家伙是怎样嘲笑他的信仰之跃的。艾历克斯把戴斯蒙紧紧抱在怀里,在他的耳边轻笑着说:
“如果你真想体验那种感觉,戴斯蒙,现在我带你飞离这里。”
紧接着戴斯蒙不得不闭紧了眼睛,他只感觉到尖锐的风声从耳边呼啸着刮过,他的衣服都快要被吹开了,不用看都能知道,那比从楼顶上傻乎乎地跳下来落进草垛里刺激许多倍。像这样一个人挂在一个人身上的飞行,他们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有时纯粹是艾历克斯想玩玩,而有时,是战斗需要。
艾历克斯总有些时候要对付那些缠人的黑色守望。他们在楼宇之间穿梭着,底下是十几辆坦克和一大群士兵,在天空中还盘旋着一架直升机,于是艾历克斯用他长长的风鞭硬生生把两个人拖了过去,说实话戴斯蒙都快要吐出来了,但在那之前他得调整好坐姿,以免直升机左冲右撞的飞行时他在机舱里从这头滚到那头。而有时候艾历克斯真的有些头脑糊涂,他总认为他驾驶的那玩意和他一样的身手敏捷,在多次的遭受撞击刮伤和炮弹的攻击后,他又不得不搂着戴斯蒙从上面跳了下来,幸而直升机坠毁的时候,爆炸消灭了他们的敌人。
这仅仅是一次不足一提的纷争。艾历克斯大概已经杀人如麻了,当他用带着恨意的利爪把那些士兵撕碎吸收时,戴斯蒙这样想,无论是普通人还是军人,不管他们在临死前发出怎样的哀嚎,艾历克斯都视而不见,他自己也是一样。每一次战斗都伴随着不少生命的消逝,戴斯蒙无数次地告诉自己,他们中大多数都是有罪的,他们自私,贪婪,是艾历克斯的复仇对象,但他还是会在手起刀落的那一刻感到一阵颤抖。
没办法,谁让他从认识那个曼哈顿的破坏者后就注定要在充满血腥和杀戮的空气里生活。
唯一可以让他依靠的只有艾历克斯。战斗结束,他们提着长官的头颅,血液在脚下蔓延,染红天边的夕阳,整个街区只有头顶盘旋的乌鸦还在发出声音。艾历克斯走过来,给刺客带上了兜帽,用他那染上血的手。“走吧,在警察没来之前。”戴斯蒙回应似的吻了吻他的嘴角。
他不会知道,这是他最后一次和那家伙一起并肩作战了。
在后来和詹姆斯的那一场战斗中,艾历克斯选择彻底推开戴斯蒙,孤身赴死。当他后知后觉的明白,艾历克斯永远不会再回来时,他的第一反应是冲上那栋楼,那个他们曾经紧紧拥抱的地方。在不显眼的角落,刻着几排字:
“我知道来者是谁,我也知道当他看见这些东西时我已经不在了,但我还有一些话,必须要告诉他。”
“我死后,不会再有军队纠缠他,他可以像个普通人一样生活,而不是和我一起杀戮,我知道他不喜欢那样的。”
“好在即使没有了我,他还是可以照顾自己,他不会很晚才回家,他懂得哪些该做哪些不该做,还有,他的厨艺在我之上,尽管我不可能感受到他做的饭菜的味道。”
“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再找一个伴,但我希望他那样做,我不想看到他落寞的孤身一人的样子。”
“啊,对了,我对他有一种特殊的感情,人类把那叫做爱,有时我甚至会因为它无法控制自己,即使我并非人类。”
“最后,我要告诉所有看到这些话的人:
他的名字叫戴斯蒙德•迈尔斯。”


刺客的手抚摸过这些不知已读过多少遍的字,冰凉的夜风拂过他的面颊,他知道他自己在哭,压低声音啜泣直到嗓子火辣辣的疼。
“别哭了,戴斯蒙。”艾历克斯的声音回响在每一个角落,仿佛他只要一转眼,就能看见那家伙蓝色眼睛里流露出的难得的柔情。

评论(10)
热度(56)
© Alex Mil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