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洞察之父AM
 

【AD】Secrets(序) Alex/Desmond

#各种渣各种混乱,将就着看?有不好的地方就指出吧,希望别喷,毕竟还是新人:D#
#序不能太长啊所以已经能缩就缩了(・・;)#
#如果有人我大概会继续撸XD#




“他们真是愚蠢,徘徊在所谓的生活中,自认为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可供挥霍,谁知道这只是在消磨生命?”
“不过你和他们不一样,你很特别,像是被上帝眷顾一般。”
戴斯蒙喃喃重复着这两句话,在他早晨醒来时,他想起自己做了个梦,一切都很模糊了,他只记得有个穿黑色外套的男人对他这样说。
当戴斯蒙睁开眼,依旧是昏暗的房间,空荡荡的,只摆着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和他的床。推开门穿过走廊,是这间房子的厨房和餐厅,摆设还是那样的简单,简单到有点单调。面对着自己死气沉沉的房子,他想过好好装修一下,但这想法要么就是给忙忘了,要么就是被更重要的事占据了。戴斯蒙揉了揉因为困乏而没有完全睁开的眼睛,咀嚼着味道不怎么好的面包,它在他喝下一口牛奶后变得好吃些了,让戴斯蒙有了食欲。或许我该往里面放进烤肉和生菜,他想到,但我没有那些让面包变成汉堡的食材,也没有那个闲心。
他看向窗户外头的天空,天灰蒙蒙的,太阳还没有升起。戴斯蒙大可不必起早,他在酒吧里的那份工作是晚班,白天的时间可以休息,但今早他想出去走走。一股莫名的烦躁涌上他的心头,让他坐立不安,有什么东西驱使着这个男孩去迎接早晨。他草草吃完早餐,换上那件白色的连帽外套后顺手将帽子戴上,这让他看起来有些神秘。
昨晚的雨清洗了整个城市,薄雾还未散去,空气中弥漫着雨水冲刷过的味道,地面也湿漉漉的,当那些水坑横在戴斯蒙面前时,他轻快地跳了过去。 街道冷清极了,偶尔有几辆车飞驰而过,晨练者沿着路边慢跑。戴斯蒙喜欢走在雾中,所有的东西都是模糊而没有界限的,只可惜再过不久它就要散去了,行人和车辆会变多,城市便热闹起来,那时他就该回家了。现在他应该庆幸自己还没回去,他的视线在薄雾中捕捉到了一些东西。
一道模糊不清的黑色身影在楼宇间跳蹿,他在墙壁上奔跑,就像戴斯蒙在平地上奔跑一样。那家伙速度很快,当戴斯蒙揉揉眼睛再去看时,他已经跳到了另一栋楼,这一次他是在攀爬而不是糟蹋那些可怜的窗户,在到了尽头后,他翻身一跃,进入了建筑物的楼顶。“这真是在给我的生活加点刺激。”戴斯蒙笑着,他迅速地跑到建筑物楼下,“我要上去看看那究竟是什么东西,但愿他还在楼顶上头,至少现在还在。”怪异的事物总能勾起人们的兴趣,更何况戴斯蒙本身就很特殊,但恐怕还没有那家伙的本事。
楼顶的隔间里堆满了杂物,一根木条横在戴斯蒙前进的路线上,但他没有注意到,“噢!该死的!”他重重的摔倒在楼梯口,差点滚了下去,这一下摔得不轻,他扶着墙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天台上响起了笑声,戴斯蒙抬头看去,一个穿着灰色连帽衫和黑色外套的男子扶着额头,正嘲笑着他。“刚才那……是什么?”戴斯蒙气喘吁吁地问,因为剧烈运动和摔倒,还有莫名的兴奋,他的心脏正加速跳动,一下一下传入的耳中,就像在胸腔里敲着鼓。被提问的人什么也没说,他只是笑笑,转身后退几步,跳下了这栋楼,那动作与戴斯蒙曾经进行的信仰之跃如出一辙,他知道那人跳下去后会毫发无伤,但他注意的不是这些。
那件外套,是啊,黑色的外套,他背过身的时候我看到了红色的纹路,就像是梦里的一样……戴斯蒙突然反应过来,一骨碌从地上爬起,他冲到楼顶边缘,太阳已经升起来了,雾被阳光驱散,建筑物的玻璃反射着刺眼的光,戴斯蒙不得不眯起眼睛。街上的行人变多了,大概不会有人看见他,至少我没看见,好吧,就算看见了也不会冲上来探个究竟,戴斯蒙,没有多少人像你这样疯狂的。他在心里念念有词,然后坐了下来,也没有在乎水泥地上的碎石是否硌痛了自己,他只觉得这样很惬意。
“我觉得我们还会再见的,怪家伙。”

评论(12)
热度(33)
© Alex Miles | Powered by LOFTER